财新传媒
文化专栏作家
米琴专栏|《初恋》中的虐恋

米琴专栏|《初恋》中的虐恋

2020年01月10日

小说中的“鞭打”情节让评论者们联想到尼采的一句名言,以及王洛宾的一首情歌

蓝云专栏|王元化和同志兼兄弟蓝瑛

蓝云专栏|王元化和同志兼兄弟蓝瑛

2020年01月09日

爸爸和元化先生性格迥异,但是他们刚柔相济、软硬互补,总能够殊途同归。“‘我们认识已经70年了’,就是这句话,包含了多么深厚的情谊。想不到,也是这句话,成为我们之间永别的留言。”

朱小棣专栏|旧梦懒寻亦难觅

朱小棣专栏|旧梦懒寻亦难觅

2020年01月09日

捡来翻看一本夏衍的《懒寻旧梦录》。我这个特定的读者,之所以会抖擞精神去寻他的旧梦,无非是想从书中读出一点自家长辈的踪影事迹

李大卫专栏|塑造《天鹅湖》的人

李大卫专栏|塑造《天鹅湖》的人

2020年01月09日

和雨果、波德莱尔这些十九世纪的文化明星相比,这个人的名字,算不上特别显赫。然而他对芭蕾舞行业的贡献,却绝可以不做第二人想

专栏|邻人秘密

2020年01月03日

这对夫妇说出了秘密,导致俄罗斯兴奋剂体制的传闻被做实。从他们发声的那刻起,“叛徒”的身份恐怕一生难免,普京甚至称他们为“犹大”

李大卫专栏|无名大师委罗齐奥

李大卫专栏|无名大师委罗齐奥

2020年01月03日

一个被历史低估了五个多世纪的巨匠。他最重要的关门弟子,自然就是达芬奇

米琴专栏|《青春之歌》中的学生救国运动

米琴专栏|《青春之歌》中的学生救国运动

2019年12月28日

学运组织者极具战略眼光,讲究策略,不断纠偏(左)。四年之内就实现当初看来是遥不可及的目标

专栏|不是柳暗花明,而是鸡飞蛋打

2019年12月28日

过度治疗的临床境遇之一是哲学修辞的缺失——血压升高不等于高血压病,骨骺减少不等于骨质疏松,肾功能减退不等于慢性肾病

李大卫专栏|歌剧经典背后的文献

李大卫专栏|歌剧经典背后的文献

2019年12月27日

展览最有意思的部分,或许是复现那个年代文化生产的一些细节。这里不仅展示了音乐,更重要的是音乐如何产生,如何被推广,以及如何被接受

蓝云专栏|王元化和“徒孙”钱钢

蓝云专栏|王元化和“徒孙”钱钢

2019年12月26日

趁着生命之火还在闪烁,钱钢奋不顾身地投入编辑工作,但还是迟了一步。直到2003年4月,《一切诚念终将相遇:解读王元化》才由湖北教育出版社出版。钱钢以心血浇开的花,他却来不及看到它绽开

老庄拾题|读与不读,懂与不懂

2019年12月21日

理解一本古书,最用不着的就是乞灵于一些宏大而空洞的字眼,并不是它们不曾表达什么,而是它们长期以来被人们用来假装成对纷繁事物的理解

专栏|岁暮咏怀

2019年12月21日

冬天是进补以颐神养气的时候,天寒风紧,什么都比不上一锅热腾腾的涮羊肉,一壶烫好的清酒,外加一本灯下读不完的厚书

随笔·九十自述 |翻译往事

随笔·九十自述 |翻译往事

2019年12月21日

我在外文上遇到这么多高手无保留的指点,无形中大受教益。我只有本科学历,那几年等于上了研究生,完成从书本到实用的过程,是很幸运的。应该说,我学习也很虚心,很用心,不大重复同样的错误,所以,他们大概也认为我孺子可教,都很愿意给予点拨

李大卫专栏|机械师达芬奇

李大卫专栏|机械师达芬奇

2019年12月19日

从他的思想记录当中,可以看到一种天才的类型——直觉和逻辑,观察与想象,这些领域之间的边界是模糊的。当代人由于分工细化导致视野窄化,开始出现跨界的呼声。他的影响力再次彰显

蓝云专栏|王元化和“最得我真传的弟子”胡晓明

蓝云专栏|王元化和“最得我真传的弟子”胡晓明

2019年12月13日

元化先生说:“晓明的赋和骈体文写得真是好,现在有这样的功夫的人不多了。叫我是写不出来的,我没有这样的本事。”我不知道他有没有亲自告诉晓明本人,晓明知不知道先生对他有这么高的评价

李大卫专栏|你是否听说过杜乔?

李大卫专栏|你是否听说过杜乔?

2019年12月13日

这位画家的生平实在不够抓马,缺少达芬奇、梵高背后那样的故事,因此吸引到的观众极为有限

米琴专栏|爱情的幻与真 ——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

米琴专栏|爱情的幻与真 ——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

2019年12月13日

体验爱情和实现爱情是两回事。然而,即使是痛苦的爱情体验也是感情生活丰富的一种表现

朱小棣专栏|村言说《老子》

朱小棣专栏|村言说《老子》

2019年12月09日

在我们的一生中,《老子》迟早是要出现的。说起来真是一件幸事,我们这些中国人,即便失去了所有的东西,至少还有一部《老子》在等待着我们

李大卫专栏|《法国中尉的女人》五十周年

李大卫专栏|《法国中尉的女人》五十周年

2019年12月09日

这是一本极难归类的作品,就像在它问世当初,有人称其为存在主义小说。作家本人对此十分不屑。书中的许多写作策略,至今被很多后来者效仿

蓝云专栏|王元化的“听戏知音”翁思再

蓝云专栏|王元化的“听戏知音”翁思再

2019年12月03日

如果没有思再来到先生身边,那么先生的煌煌着作系列中虽有文艺批评、思想史研究和各种反思亚博体育ag真人 8,但不会有对京剧理论研究这个领域的开拓

李大卫专栏|无法无天的海上世界

李大卫专栏|无法无天的海上世界

2019年11月30日

占据地球七成面积的海洋,仍是一个尚未驯服的化外领域。各国执法机关对于茫茫大海上的犯罪控制能力非常有限,于是留下一个弱肉强食的巨大空间

米琴专栏|从《古拉格群岛》到“悲哀墙”

米琴专栏|从《古拉格群岛》到“悲哀墙”

2019年11月29日

“我们及我们的后代应该记住大清洗的悲剧,记住它的根源。但这不意味着清算。不允许再次将社会推向危险的对立境地。”

蓝云专栏|王元化和“一面之交”林同奇

蓝云专栏|王元化和“一面之交”林同奇

2019年11月26日

这是林先生写给元化先生的最后一封信。他们从“一面之交”开始,心灵相契,直到永远,也成为学界不多见的美谈

李大卫专栏|不再时尚,但历久弥新

李大卫专栏|不再时尚,但历久弥新

2019年11月22日

身为法官的儿子,马奈家训正统,具有典型的资产阶级价值观,成为现代艺术开山鼻祖,完全出于历史的误会

李大卫专栏|脱欧时代的政治昆虫学

李大卫专栏|脱欧时代的政治昆虫学

2019年11月18日

今年的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均对政治性主题涉入极深。身处大变动前的转折点,人们对着力于中产阶级小确幸、小欲求的文学写作,是否还会维持以往的胃口,已经成为有待继续观察的问题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平安大厦 薄熙来案二审宣判 张翔 从0到1 中远集团 贸易战 网贷天使 粤传媒 埃博拉病毒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卢旺达 司法改革 敲诈勒索罪 洛克菲勒中心 丰城电厂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