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任意 > 兔主席:一方被升维,一方内爆——香港运动的奇幻发展

兔主席:一方被升维,一方内爆——香港运动的奇幻发展

?
一、香港运动有趣的发展:捉鬼引发的内爆
?
这两天中东发生了大事,全球都将目光投向两伊,本来对香港也不感兴趣的美国政客和民众更会深深陷入伊朗危机,更无暇顾及香港。
?
但今天,笔者还要想写写这两天在香港发生的非常有趣的事情——就是“勇武”在网络上宣布退出的时间。
?
当日,民阵举办了一个大游行,人数确实不少,下午两点多从维多利亚公园出发,但刚出发不久,大约一个多小时,在游行经过的湾仔地方就开始出现黑衣人的破坏行为。中国人寿大厦大堂的玻璃被破坏,数个汇丰银行网点被破坏、中银被涂鸦,另外还有若干中资蓝营商铺遭到破坏。结果港警(HKP)立即出场干预,称游行行进过程有人纵火、堵路,破坏银行及商店设施,民阵对此劝喻不果,最后与HKP与民阵协商终止游行。
?
其后,反对派一如既往地拒绝谴责暴力,同时攻击HKP“腰斩”“和理非”游行。
?
12月以来,香港运动的频率非常高,每天都有,但均以和理非为主;大规模、集中的暴力越来越少。其中一个趋势是勇武与和理非的时空距离越来越近,过往是和理非游行结束勇武登场,现在则是勇武要靠和理非大队掩护。
?
这背后的原因有几条,一是理大包围事件对勇武的身心士气打击很大;二是HKP最近几周执法非常迅猛、强势,彰显“国家机器”架势,让勇武措手不及;三是大量人群曾被拘捕(6,000人以上),在警方留下记录,被起诉的近1,000人,更多地处于潜在被起诉状态,未来面临较大不确定性。四是资金面受到影响,例如“星火同情基金”的资金被冻结。五是运动呈现出一些自然疲态。
?
这时候,虽然黑衣人表面上很多,但实施勇武行为的人少了,出来的人就要依靠和理非大队的掩护,不敢单独行动。
?
香港运动参与者都是把“和理非”和暴力作为达到目标的手段而非原则。“和理非”有自己的目标与计划(例如把游行走完,积累到一定的人数,形成外宣影响、为组织者做政治资本积累、筹资等)。他们不会谴责暴力行为,不会对暴力做道德判断,只是从工具主义的角度看勇武应当如何与自己配合的问题。如果勇武太早出现,影响到了和理非的行为,那就是勇武的不是了,不在于砸蓝营这种暴力有什么问题,而是你应该先让人把游行走完嘛。
?
这两天对1月1日的游行活动很有趣的进一步发酵,就是人们认为当日破坏湾仔中国人寿大厦大堂的黑衣暴徒是警察卧底。有媒体引述的说法是,当时HKP渠道现场,暴徒突然冲向HKP,并喊“自己人”。事后各种叙述(包括自称为“当事人”的人士的声明),场面非常混乱,这一指控很可能是阴谋论。但这不妨碍反对派利用甚至深信这一说法。其逻辑是,HKP故意派自己的卧底去违法,为中止游行制造口实。
?
立法会反对派议员毛孟静在接受英国媒体Sky News访问时更公开引述这一说法,称HKP派卧底破坏商铺。HKP非常愤怒,于1月6号在facebook公开批评毛孟静罔顾事实、不负责任,传播虚假消息,对此进行严厉谴责。
?
如果说身为立法会议员的毛孟静对这种说法可能只是加以利用的话,那广大反对派青年对此就是深信不疑了,一切多么符合他们的逻辑。
?
到1月7日凌晨,事件进一步发酵。一名自称中国人寿大厦破坏案的女当事人上载视频,称因为事态严重,她已被迫离开香港远赴东南亚。她解释说自己一直是勇武“仇士小队”的成员。当日纯粹是误会,他们是向游行方大喊“自己人”才逃去,却被误认为是对HKP喊的。她对这种“捉鬼心态”表示愤恨和悲哀,认为这会极大打击勇武,最终瓦解运动。她呼吁大家不要“捉鬼”。
?
另外一个自称“火炬小队”的勇武队伍也宣布退出运动,指过去几个月他们受到各种指控,被称为“鬼”。
?
“我们很努力追求‘和勇一家亲’... 我们救过多少过个和理非?为了你们。我们次次都拼命上,到最后居然得来一个称号:‘内鬼’。”
?
这里反映了一段时间以来运动里出现的“捉鬼风”。捉鬼,就是找内鬼、两面人、卧底。
?
二、“捉鬼”之风的来源
?
近日“捉鬼”之风的来源,笔者分析如下。
?
1、和理非及反对派主流群体对个别勇武行为并不认可,包括但不限于他们出现的时机、场所、攻击的对象、方式等。这种讨论从运动初期到现在从未停止,运动通过“不割席”的原则,努力将分歧压制。
?
2、“不割席”的准则迄今仍然成立,体现在和理非到现在也不会谴责暴力行为。除了对一些勇武行为进行“善意”、“委婉”地批评外(同时重申自己“不割席”),还有一个更自然的方法是把一些可疑的或不被认可的勇武行为推给外部,即“内鬼”。
?
3、HKP越来越多的使用便衣。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近期也公开将会不择手段捉拿违法者。
?
4、早在8月12日,HKP使用卧底(“乔装”)的手段即在现场直播中公之于众——若干黑衣人瞬间变成HKP。公众第一次将HKP卧底执法做实。在之后,HKP越来越多地采用各种乔装方法,但最主要是便衣。过去一至两个月,对便衣的使用更是达到高峰。黄营市民与疑似便衣的警员街头对峙、对骂的情况时常出现。
?
5、修例撤回后,整个运动的发展逻辑就是反警,反对派用了数个月的时间不遗余力地对HKP进行黑化,使得很多人深信HKP完全不择手段的阴谋论。
?
6、理大事件后勇武已经遇到集体危机,经过对HKP长期的妖魔化和仇恨宣传,认为HKP无所不能,全面渗透,危机四起。身边任何人都可能是内鬼。
?
7、运动的蒙面/网络/匿名性质,使得所有人的身份都很难识别。网络上本来就很难识别,线下方面,11月中旬蒙面法失效后的一个结果是,HKP便衣也能光明正大蒙面,乔装后更无法识别。
?
8、这使得运动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危机。他们(包括和理非和勇武自身)都需要一个清除异己的机制(俗称“肃反”)。于是开始了捉鬼行动。
?
很久以前,就有人认为极端事件都是HKP卧底所为,目的是抹黑运动。到现在,更认为HKP被无孔不入,无所不能,无所不为,任何出来勇武的人都有可能是“内鬼”。
?
如何捉鬼?当然只能当面对质,要求对方摘下口罩。但这场运动是“口罩革命”啊。摘下口罩暴露身份不就等阵亡了么。笔者在后面会在进一步分析。
?
因此,轰轰烈烈的肃反即“捉鬼”行动对勇武造成了巨大打击。他们出来行事,不但要冒着被HKP抓的风险,还要冒着被“自己人”捉鬼的风险。
?
三、对“捉鬼”与“反捉鬼”的网络反应
?
对捉鬼的讨论(从逻辑到策略到方法论),当然就是从网络先开始的。
?
而这两天“仇士小队”和“火炬小队”成员的宣言,是在线上,以虚拟身份/匿名的方式,对线下“捉鬼”进行批评。连登上进行了轰轰烈烈地讨论。
?
有趣的是分化很严重。
?
一派认为,这些出来宣布退出、反对捉鬼的所谓勇武团体正是“鬼”本身:他们就是“五毛”,是HKP、中联办注册的账号,他们就是为了分化和瓦解勇武/反对派。甚至包括录制视频的女事主,可能就是“鬼”(这个视频里,女事主是背对摄像机匿名录制的。笔者看了视频,认为从其言语的内容风格来说,确是勇武无疑,但这并不足以打消人们的怀疑)。另外,对“火炬小队”声明的行文及内容也表示怀疑。
?
一派认为,“捉鬼”现在过火了,他们从不同角度分析,“捉鬼”确实在打击勇武,也提出“捉鬼”无用论:认为如果真是HKP的话本来也捉不住,他们逃回警方阵营就行;如果是自己人的话,如被揭了口罩,就暴露了,之后就“无法生存”了,只能“被自杀”。还是不要捉鬼,大家长点心眼,自己保护好自己就可以。总之,主张捉鬼要停止。
?
这两派意见向左,然后讨论分化:支持捉鬼的人被反对捉鬼的人认为是鬼;反对捉鬼的人认为支持捉鬼的人是鬼……
?
各中有开玩笑搅局但被大家支持的:其实勇武退出的文都是我一个人写的,我只是注册了不同的ID。评论一片叫好。
?
还有提出“建设性”建议的,例如不是所有的勇武都退出了,剩下的勇武要坚持;主张和理非里面要有一部分人升级为轻度的勇武,等等。
?
有意思的是,线上的连登和Telegram都是匿名世界,和线下的口罩党没有区别,而且就线下而言,如果身体强壮,看上去是壮年男性,就有可能是HKP(大部分勇武是瘦小的小年轻)。在线上是完全没有办法分辨的。
?
这就形成了一篇所有人怀疑所有人为“鬼”的非常的奇幻状态。运动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瓶颈。它的进化是不完全的,存在某些先天性的硬伤或功能缺陷,现在好像被植入了某种专门克它的病毒,在这个病毒面前它无能为力,正在瞬间内爆。
?
这个病毒也是外部观察者之前没有发现,未能总结出来的。
?
四、“内爆”的原因与逻辑
?
2019年中以来的香港暴力运动先天缺陷及病毒是什么呢?
?
1、不断营造的恐中、恐警心理是把“双刃剑”
?
从反修例开始,运动就是建立在恐中、反中基础上的;伴随运动发展,重心转向了反警,把HKP与恐中、反中建立联系,对HKP进行妖魔化、污名化,努力营造人们对HKP的愤怒、仇恨、恐惧。
?
HKP是:
?
1)与“邪恶政权”绑定(即“中共”和“港共”),是邪恶政权的“狗”;
?
2)与黑社会绑定(721元朗事件之后的主题);
?
3)正面冲突中可以行使各种骇人暴力(831太子站“打死人”事件);
?
4)台前台后行动不择手段,没有任何道德标准可言;
?
5)与北京/内地不但政治绑定,而且资源绑定,甚至有人员构成都与内地有关。他们一直怀疑HKP有深圳公安混入。
?
香港运动从9月份以来基本都建立在反警的基础上。反对派在妖魔化HKP上作了巨大的努力,以支持运动的动能。与此同时同时进行的是反中,对内地进行极尽妖魔化之能事,并通过构建HKP与内地的绑定关系,一并妖魔化HKP。所有这些都是建筑在极大量的阴谋论上。反警文宣铺天盖地。大部分普通人会认为,对HKP如此之多的指控,如果有100条,总有5条是真的吧?甚至至少有50条是真的吧?谎言说了一千遍就是真理。不同的指控和抹黑进行一千次,就会有几十条、一百条、几百条会被置信(“总不可能都是假的吧”)。
?
在妖魔化、黑化内地政府和HKP,给香港市民洗脑,为运动找到支撑点的同时,他们无意中也是不得不构建了一个超级强大、无所不能的对立面。
?
笔者前段时间撰文介绍了香港奇幻政治大黄片《十年》的一个故事,讲述香港人幻想西环(中联办)如何勾结黑社会与HKP,刺杀建制派政客,制造社会恐慌并推行国安法的故事。这可是香港人真实相信的故事呢,是他们眼中的“现实主义大作”。
?
当你把对立面妖魔化到了一定程度,越过了一定临界点时,对方已经是常人不可攻破的宇宙邪魔了。黑小将想象中的HKP及深圳公安,不仅仅密布连登,只要愿意,也是随时可以把他们绑架到深圳刑讯逼供甚至进行活体器官转移的宇宙邪恶力量。
?
如果你拉出了这么大的一张阴谋论网络,把“对手”构建得如此强大时,那你必败无疑。
?
所以,浏览连登的感觉是,我们中联办及“港共”无比强大,爪牙密布,无孔不入,一切都在我们的安排之下,对他们进行各种降维打击、蹂躏。
?
笔者之前写过一文《升维才能反击——媒体和文宣的维度与格局》。香港年轻反对派是3.0的自媒体。但他们在连登、telegram上却无时不恐惧稍微意见不合或“带路”的人都是中联办和“港共”的账号。说白了,红营毫无疑问是4.0的。他们在想象的敌人及“肃反不能”之中痛苦煎熬和内爆。
?
这是红营的“被动升维”,非常奇幻,但确是实情。过去看连登是觉得吸收负能量。现在看连登时觉得吸收正能量。
?
这里需要提一提“捉鬼”/肃反。
?
2、线下口罩、线上虚拟的“口罩革命”的“肃反不能”
?
一支在强权面前处于弱势,面临生存危机的革命队伍是需要不断清理队伍,清肃内部的反对/卧底/两面人力量的,这就是所谓的肃反。
?
中国共产党经历过大革命的失败,许多先驱被国民党屠杀。面临巨大的你死我活之存在危机。如果不能辨别敌人,就是运动的失败及死亡。这种存在危机为党的历史留下了深刻的烙印。肃反在当时是一种为了生存的制度性,甚至“生理性”的诉求。如果这个诉求得不到好的管理与控制,就会出现扩大化的问题,把打击对象扩大到无辜群体。这是组织生存的恒久悖论和两难。
?
香港运动是一样的,区别只在于,与中国共产党革命时所面临生死存亡搏斗不同,香港激进反对派主要生活在自己幻想的恐惧及阴谋论的网络之中。他们不至于认为自己面临生命危险,但轻则运动被对立面瓦解,重则自己不能免除牢狱之灾。所以,需要捉出身边的“鬼”。
?
那如何“捉鬼”呢?
?
普天之下任何一个运动组织,如果要肃内部的反,前提是要有实名的参与机制,要有中心的话、有序的、统一的组织。组织上对每一个参与者的来龙去脉,工作关系,家庭背景,接触的人与网络,思想言论、行为表现、群众/同事/同志关系,都要有非常清楚的认识。
?
但香港运动是个缺乏统一组织的匿名运动。参与者在网上是基于虚拟的网络账户,在网下则配带面具口罩。他们也给自己找到理由——因为对立面(“中共/港共”)太强大,必须通过匿名保护自己的身份,否则运动根本不会存在,也不会成功。
?
这是21世纪一个重商的大城市里奉行“精致利己主义”人群组织的一场消遣式的“革命”。没有人愿意实名,因为没有人愿意付出代价。
?
因为专注于精致利己,就无人愿意暴露身份,都希望把“消遣式革命”与个人生活严格切割。这和下班后,登录网络,与网友打一把不会影响自己第二天工作的网络游戏是一样的。这时去谈为革命队伍清除异己岂不是笑话么。
?
互联网时代初期有句话,“网络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这就是2020年黑小将们在网络上遇到的困境。
?
而“精致利己”又是运动的核心价值观——所有的人都会认为,强迫对方摘口罩是不可接受,是破坏底限的。大家要一起维护彼此的匿名,不要给彼此施加压力,不要让参与运动影响到现实生活。这种默契是运动进行的前提。
?
网络上不敢实名,线下不敢除去口罩。这样的运动,除了在香港之外,在人类历史上恐怕都没有。这样的组织形式当然可以被对立面随意渗透,因此也不能给予参与者任何安全感。当他们已经给自己编织了一个无比强大、无所不能、没有底限的对立面(中共/“港共”)时,就只能每天生活在怀疑和恐惧之中了。
?
3、依赖社交媒体/自媒体获取新闻
?
几个月以来,香港黑小将都依赖各种社交媒体和自媒体。
?
自媒体的好处是流转方式、内容、体裁都很随意,碎片化、分散化、时效性强,接地气,传播速度快。
?
缺点是专业性不足、不准确、不精确、不权威,真假莫辨,假消息充斥,主观性强,同时发布者不为信息准确性承担责任。
?
运动中,反对派(特别是年轻人)依赖社交媒体、自媒体的结果是受到极端言论、阴谋论、谎言的渲染。这样的自媒体有助于加强运动者的集体意识,激发他们的情绪,增强他们的相互认同,但对于提供及辨别事实真相,寻求务实的解决方法并无帮助。他们往往就是激化现有矛盾、分裂社会的工具。
?
反对派看到的自媒体,显然都是支持反中、脱中,妖魔化内地、丑化港府、抨击HKP的。长年累月的灌输将使他们的观点越来越激烈,并难以扭转。
?
五、香港运动的结构性问题及“克星”
?
结构性问题:
?
1、香港运动换发文宣动力、扩大传播、建立网络胡同生态体系的机制:高度依赖社交媒体,并将社交媒体及自媒体作为信息传播的主要机制。
?
结果是:社交媒体/自媒体上假新闻、假信息充斥,真假难辨,极度缺乏事实复核机制。参与者很容易被似是而非、半真半假、具煽动性的信息所引导。
?
如果蓝/红营有成熟的4.0媒体(政府支持的自媒体),早就可以对对方进行尽情引导。
?
2、香港运动寻找运动聚焦点、解决运动持续动能的方式:对北京/内地及HKP进行持续的、极端的妖魔化,不断通过新的议题,营造对HKP的愤怒,恐惧和仇恨,籍此推动运动持续进行。
?
结果是:铺天盖地的骇人阴谋论,把HKP及后台塑造得极度强大,最终把自己人吓崩溃。
?
3、香港运动解决精致利己主义者不愿付出代价但希望”消遣式”革命的办法:网上匿名,网下戴口罩,尽可能以匿名出现
?
结果是:第一,没有人愿意承担真实责任;第二,也没有分辨“敌我”的机制,注册个账户、戴个口罩就可以混入。
?
4、香港运动进行广泛调动,激发各方面社会力量的办法:去中心化、扁平化、“无大台”
?
结果是:缺乏统一组织,无法约束个体的极端行为。大多人相互不认识,缺乏协调,对过激行为无法约束和控制,发展到后来,对从事这种行为的群体的用意和幕后(是否是“鬼”)都产生怀疑。
?
在这个条件下,HKP只要真的做一次卧底(或被黑小将们认定从事过这样的卧底),参与到了暴力行为(或被黑小将怀疑或认定参与了这样的暴力行为),就会立即见效——这就犹如对先天有缺陷、缺乏免疫力的反对派运动注入了一种杀伤力极大的病毒。这个病毒会自我扩散,在黑小将群体内造成极大恐慌,极大伤害,助力瓦解勇武运动。
?
以上,就是香港激进派运动的死穴。口罩、互联网、无组织——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些特性支持了运动的持续发展,但也是运动的组织性、制度性死穴。
?
在4.0媒体面前,香港运动(至少是勇武部分)的3.0媒体是处于心理弱势、组织弱势,不堪一击的。只要他们怀疑4.0媒体出现,就已然会濒临崩溃。
?
六、结论
?
笔者以为,香港的勇武运动已经遇到了心理、制度、组织、认知上的瓶颈,按照这次运动的特性及发展逻辑来看,这些问题都很难破解,这些促成了运动迄今的轰轰烈烈,也是运动无法进一步发展的原因。
?
对蓝营/红营来说,一夜之间突然发现“被升维”,不亦乐乎,应当好好总结经验与心得。
?
今天写到这里。
?
亚博体育ag真人 8原载于“tuzhuxi”微信公众号(2020年1月9日)
?
推荐 23